第三百零五章 我要吃石頭

    根據東方華姬子的言談,李布也算是基本上對這里的一切有了一個了解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原本在這個世界上,是并不存在什么氣勁和感知的,就是因為有些穿越者過分的“大方”反而把自己攜帶到這個世界的金手指,教給了這個世界的人,從而傳承了下來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氣勁還是比較容易學的,相比較一看,感知就難了許多,但是用處確實是比氣勁要多不少。

    沈留能夠依靠絕對強勢的感知,對付各種各樣的氣勁武者,由此就可以看出,感知還是有著一定非凡作用的,而氣勁,只能用來進攻或者是防御。

    不過換句話說,是否這個世界的人,也能夠學會東下帝的狂熱,和自己的雷腦呢?

    剛想到這個,李布便是搖了搖頭否決了,因為這東西根本沒法學,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雷腦為什么而存在,更別提教會別人了,怪不得過了這么長的時間,這個世界僅僅只有氣勁,感知,也正是因為有些是可以學的,有些則不行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來東下帝所問的問題,確實是把李布也難倒了,動物突破術,如果不存在的話?那為什么孤灰銀會告訴自己這些呢?那可是一位過來人的說法,看樣子也不像是騙人的,即便是騙人的,也不至于那么多人都知道這個。

    所以李布才會回問了一句:“那白天子的動物突破術怎么解釋?”

    東下帝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:“你知道這個世界上為什么除了氣勁感知,還存在一定不同說法的突出者嗎?”

    李布根據自己的想法回答道:“可能是真的頭腦好,并且運氣尚佳,所以覺醒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東下帝聽到李布的解釋,搖了搖頭道:“并不是那樣,如果可以這樣的話,你們那個世界為什么沒有突出者,你們那邊人的頭腦可都是很不錯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啊!好多都是有絕活的。”李布道。

    東下帝笑了:“那他們能飛嗎?能伸長手臂嗎?可以瞬間環繞燕長安跑一圈嗎?可以和動物交朋友嗎?”

    李布: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飛……伸長?和動物……交,朋友?”李布聽到這話一臉的黑線,這都是真的?

    東下帝道:“不然呢?用不用我帶你見見真正的突出者。”

    李布瞪圓了眼睛,無比嚴肅地看著東下帝:“真的有這樣的人嗎?”

    “其實說實話,這個世界本來應該是不存在這些人的,但是最后緩緩的就出來了許多,我懷疑這些人或許都是穿越者。”東下帝道。

    李布疑惑道:“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穿越者?而且,為什么穿越過來的就一定會有特殊的能力呢?”

    東下帝無奈了:“其實我也有這個疑問,不過我倒是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可以解釋這一切,你要聽嗎?都是我猜的,并沒有證實。”

    李布眉毛一挑道:“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來自狂熱金手指的東下帝,李布覺得應該會說出點什么來。

    東下帝湊近了李布開口說道:“穿越勢必之前是受過一定挫折,或者是將逝之人,有了這個運氣穿越,途中自然會攜帶上宇宙當中的某些什么東西,來到了新的地方,也就出現了莫名其妙的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的話,雖然可信度不高,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。”李布認真道,但是他總感覺這樣的認真很尷尬,很想笑。

    “算了不猜了,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是我這樣的頭腦能夠想明白的?”李布無奈道。

    東下帝嘆了口氣:“也是,不過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,動物突破術不存在,所謂的遠古時期的故事都是傳說,未必是真的,所以寧相信穿越者的存在,也不會相信突出者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想了想東下帝繼續開口說道:“至于白天子,他那個也不是什么動物突破術,而是其他的什么東西,或許也是一位穿越來的,但是他一直不說,十分的神秘,勸你還是離他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也沒近過。”李布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等你晚上有了五階的進展,一定要揪出內奸,我可不想被類似這樣的小事情,損失了我好長時間的大策劃。”東下帝認真道。

    李布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:“原來你是想要找我免費幫你抓內奸?”

    東下帝聳聳肩膀:“不行嗎?再說了,這很公平,我把幾年的經驗告訴了你,你有了晉升的機會,并且還可以因此要回帝位,我也是帝位,我不在意柳下帝現在是誰,我現在只在乎我這個東下帝是否可以完成自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布皺著眉頭看著東下帝,這個世界是自私的,你以為他在幫你,實際上不知道有著怎樣的套路在等待著你,天上的餡餅,你也要有實力才可以填飽肚子。

    東下帝笑道:“行了,你可以喚醒你的韓清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東下帝叫出了韓清的名字,這不奇怪,畢竟都是穿越的,有點別的能力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來找我的真正目的恐怕就是讓我幫你抓內奸吧?”李布問道。

    東下帝頭也不回地開口說道:“不是幫我,而是幫你自己,順便幫助了我,這個思路你要清楚,否則以后寸步難行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后,東下帝開門出去了,帶著兵便是離開了這家小店,隨后一伙人走了進來,正是剛才吃飯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這群人看著李布,看著這個剛才和東下帝交談的家伙,有人眼睛倒是尖銳,直接看到了李布腰上的門牌,那可是皇宮專有門牌,根本無人敢仿造。

    見牌識人,柳下帝本人無疑了。

    此人立刻來到李布面前彎跪,隨后喊道:“柳下帝,剛才真沒看出居然是您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人言語,眾人吃了一驚,就連李布也愣住了,看到大家紛紛跑了過來行禮,李布連忙開口道:“外邊沒那么多規矩,快回去吃飯吧!”

    打發了眾人,李布叫醒了韓清,此時飯菜也已經送了上來,小二知道了李布的身份,此時更是畢恭畢敬的。

    說實話,李布對此倒是很不習慣,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壓抑感,無法釋放,這或許就是無法接受別人的身份而導致的吧!

    不過說實在的,現在他也不是柳下帝,本來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抓住內奸進行回位,結果此時又出現了東下帝解鎖了自己的固執,并且說晚上自會晉升,這頓時讓李布更加的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抓住了內奸,該如何分析?說是自己靠實力抓住的吧!這話是沒錯,但是沒有東下帝的解鎖固執,單憑李布的四階雷腦還不足矣。

    若是說東下帝的幫助吧!李布又覺得委屈自己,這樣一來便是有些不好思索了,左右都不順心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布哥哥?”韓清看著李布的表情一直很沉重,于是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李布嘆了口氣,經過剛才喚醒的過程和交流,他知道韓清此時沒了東下帝到此的記憶,所以也不想多說什么了:“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布哥哥,剛才你為什么要和小二說‘我要吃石頭’呢?”韓清疑惑道。

    李布迷了:“???”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黑龙江6+1中奖号码 秒速赛车开奖大小走势图 福建快3一定牛走势图刀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 2018十大靠谱网贷平台 湖北快3开奖数据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大全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货币基金收益算法 双码数是什么意思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 秒速快三精准预测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分布 吉林十一选五规律 辽宁35选7技巧 在线开户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