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7章 開玩笑?

    唐威問:“是放在鑒寶閣給你代賣嗎?不過在這里賣,恐怕賣了不上那么高的價格。

    要是你有心出手,正好過兩天我會辦一個拍賣會,你這件東西,正好可以當個壓軸的寶貝。”

    張磊搖了搖頭:“不,并不是放在這里代買,而是直接把它送給唐哥!”

    唐威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:“送給我?你沒喝吧?這么貴重的東西說送就送?

    要是讓你媽知道,又要說你是敗家仔兒,恐怕非洲都不讓你呆,直接去南極看企鵝了!”

    張磊非常誠懇地說:“唐哥,雖然你原諒了我,但你被襲的事件,根由上就是因為這個而起的。

    好在你福大命大,化險為夷,還大度的原諒了我。但要是我什么也不做,那就有點太說過過去了。

    正好這件東西分量也夠,也沾了因果關系,做為賠禮之物,再合適不過,你就收下吧!”

    唐威沒想到他會這么說:“張磊,你小子行,情商見漲啊!”

    張磊不好意思地傻笑道:“嘿嘿,跟著唐哥時間長了,不能一點長進都沒有吧?”

    唐威看了看手中的汝窯高足盤:“看來我要是不收這件東西,你心里也過意不去。那行,就先留在我這兒。

    不過咱們把話說在前面,最后賣了多少錢,都算是你存在我這兒的。什么時候想用了,隨時可以提走!”

    張磊滿口答應下來:“行,就按你說的辦!”

    在他看來,自己又不缺錢,就等于是變個說法而已,根本就沒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兩人說了會兒話,時間也不早,張磊說:“唐哥,我得回去了,老媽去時裝周玩,家里現在就我盯著呢。”

    唐威點點頭:“恩,也到頂事兒的時候了,回去吧,有時間咱們再聚。”

    兩人就此分開,各自開車離開。唐威剛到市里,就接到了個陌生的電話。

    連續掛斷幾次之后,對方還是一個勁的打過來,唐威只得把車子停在路邊接了起來:“喂,誰啊?”

    電話里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:“唐大師,你不記得我了嗎?”

    唐威一時間沒想起來:“不好意思,我這一時想不起來,麻煩你給提個醒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孫鈺!”

    “啊?!孫鈺?孫大隊長?”唐威立刻就對上了號:“難得難得,不知道今天給我打電話,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孫鈺說:“電話里不太方便,我在景華路口的咖啡店等你,咱們見面談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唐威其實心里是拒絕的,可畢竟人家是體系里的人,而且正好又是負責古董文物這一塊,有實權啊!

    要是把防鈺得罪了,別的不說,有事沒事兒的往鑒寶閣一轉悠,還能做生意嗎?

    “人在屋桅下,不得不低頭啊!”唐威嘆了口氣,掉轉車頭,開向了景華路。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,找到了孫鈺所說的那家咖啡店。停好車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進門就看到到孫鈺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上沖他招手:“唐威,這里!”

    唐威走到她對面坐了下來,服務生立刻過來問道:“先生,請問要喝點什么?”

    唐威說:“到了這兒,就喝杯咖啡吧,什么也不加,謝謝。”

    服務生說:“好的,請稍等。”

    很快,他要的咖啡就端了上來。孫鈺有些奇怪:“我還是頭一次見喝咖啡什么也不加的,不苦嗎?”

    唐威輕啜了一口:“苦不苦,只有嘗過才知道。如果連剛開始的苦都受不了,怎么能享受到后面的回味甘醇?”

    孫鈺莞爾一笑:“呵呵,沒想到唐大師還是位哲人,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哲人可不敢當,就是俗人一個。”

    唐威到是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:“言歸正傳吧,孫大隊長叫我來,不會真的只是喝咖啡吧?”

    孫鈺臉色一正:“當然不是,是有事想請唐大師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唐威疑惑地問:“請我出手相助?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孫鈺看了看四周,現在并不是高峰期,所以并沒有其它的客人。

    盡管如此,她還是壓低了聲音,小聲說道:“我希望唐大師能跟我一起去下個墓!”

    唐威面色古怪:“孫隊長,你這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?”

    孫鈺不解:“這怎么能是開玩笑?”

    唐威歪著腦袋問道:“我就不信了,你們那邊能人無數,用的著我這個草根出身的二把刀去獻丑嗎?”

    孫鈺反問道:“不知道唐大師認為在海月市,還有比你實力更強的鑒寶師嗎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唐威被問住了,怎么一不小心給自己挖了個坑!根本就沒辦法回答。

    回答有?就連海月的古董協會都被他一俱挑了,路人皆知的事情啊!

    孫鈺看出他的尷尬,替他說道:“正是因為唐大師最優秀,所以我才找你幫忙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唐威說:“而且什么?有話一起說出來,別說一半留一半,讓人心里難受。”

    孫鈺聲音更低:“而且,極有可能,還會遇到上次在家冠冢里遇到的那伙人!”

    這話到是真的讓唐威大吃一驚:“為什么這么說?”

    孫鈺又往前靠了靠:“因為,最近一段時間,還有兩處古墓被發現。

    但無一例外,都遭遇到了劉氏家冠冢相似的情況,所有的文物,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飛,沒有任何線索!

    而這次發現的墓,又非常的特殊,里面的文物肯定不會少,那伙人怎么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?”

    唐威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:“你知道他們的來歷了?”

    孫鈺搖了搖頭:“現在還不太清楚,肯定不是海月本地勢力。但是對海月卻非常的熟悉,極有可能是江城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個女人還是有點東西的。一點線索都沒有,能猜到神秘俱樂部的大本營,也是難得。

    唐威臉上不動聲色: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孫鈺拿出一張地圖,鋪在他的面前:“今天晚上,我會把應用裝備準備好,咱們兩個一起先下墓!”

    唐威掃了一眼,眉毛一挑:“就咱們兩個?你確定不叫其它人一起?這可不是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()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安全配资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表 甘肃快三玩法介绍 高鸿股份股票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20 天津11选五今天第45 同花顺配资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易配资股票 安徽快3预测推荐号 天津十一选5开奖时间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玩快乐飞艇犯法吗 北京11选5一定牛预测 体彩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