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6章 一次一萬夠不?

    第1526章一次一萬夠不?

    然后,顧景御哼哼著沖進了餐廳,手一伸就遞到了已經坐好到餐椅上的蘇可的面前,“醫藥箱,你給我處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他的手被碎片給劃了一條,出了點血。

    那一條曉是在平時,他哼都不會哼一聲,說也不會說,最多半天就結痂了,真沒什么好說的。

    可是這一刻,顧家主委屈吧吧的就是遞到了蘇可的面前。

    蘇可掃描了一眼那條血痕,直皺眉頭,“顧景御,你是大姑娘還是小媳婦?”

    “怎么講?”顧景御擰著眉頭,一付他就是很疼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也太嬌氣了吧,沒有醫藥箱。”

    “我疼。”顧景御冒著被認成是大姑娘小媳婦的風險,堅決說疼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蘇可起身,拉開了茶幾上的抽屜,隨手就摸了一個創可貼過來,“我這里小地方,沒有醫藥箱,只有這個,你要就給你貼上,不要就算了。”她可不想侍候這位爺,煩死了。

    “要,疼。”顧景御繼續咧嘴。

    然后,一只手繼續舉到蘇可的面前。

    蘇可只得撕開了創可貼的包裝,然后指著餐桌到,把手放上去,我給你貼上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顧景御瞄著蘇可的那兩只手,就想她握著他的手給他貼創可貼。

    “呃,你到底在別扭什么?”沒想到蘇可完全不解風情,就是不握他的手。

    顧景御急了,干脆用沒受傷的手直接抓過蘇可的手,然后把自己受傷的手放到蘇可的手心中,“你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蘇可抬頭看顧景御,“你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比你大六歲,你自己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覺得你比我還小呢。”蘇可狠狠的把創可貼貼在顧景御的那一條傷口上,還狠狠的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顧景御這一次是真的疼了,沒想到蘇可下手這么狠。

    蘇可揉搓完了,淡定的坐下,“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雖然被揉搓疼了,不過想到蘇可還能留自己吃早飯,顧景御還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結果,他才坐好,就聽蘇可道:“一碗粥三塊錢,良心價,吃幾碗自己計數,記得把你灑的那兩碗也補上,對了,小菜我也要吃,就給你個打五折的價,一人算一半,六塊錢,記得轉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顧景御噎了噎,拿筷子的手就覺得筷子特別特別沉,好半天才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吃飯的時候,就覺得特別的壓抑,再也不是記憶中的感覺了。

    蘇可不給他夾菜,更不理他,就任由他自生自滅似的。

    顧景御只吃了兩碗,就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沒胃口。

    看他放下了碗筷,蘇可道:“十八塊,轉帳。”

    顧景御悶聲不響的拿過手機,先是輸入了‘18’,然后怎么看著怎么別扭,他顧景御哪一餐吃過這么便宜的,一百八都是少的,于是,想也沒想的就多添了三個‘0’.

    結果,他才轉完,蘇可就拿起了手機,看到他轉了一萬八,先收錢,然后就轉回了一萬七千九百八十二,“收錢。”

    “喂,剩下的是給你買米買菜的錢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就包括成本了,不需要多給。”

    顧景御一下子就惱了,“蘇可,是不是我睡了你,也要給錢?”她跟他算的這么清楚,這是有多陌路。

    路人甲也不過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正吃粥的女子倏的抬眸,看顧景御。

    那眼神里泛著冷,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,“我……我收回,我不給錢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就跟潑出去的水收不回去了,顧景御,既然你要給,那就給吧。”蘇可淡淡的看著顧景御,眼睛里已經蒙了一層水霧。

    顧景御一怔,隨即就慌了,直接摟住蘇可的頭扣在自己的懷里,這樣他就不用再看她的眼睛了,“可可,對不起,我混帳我混蛋,你打我罵我都行,就是不要生氣,我和你在一起,只是兩情相悅,沒有其它,我是奔著要結婚的目的做的。”

    結果,蘇可直接推開了顧景御,“不好意思,我沒有與你兩情相悅,也沒有要結婚的意思,你還是給錢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顧景御完全懵了,松開了蘇可,捧起了她的小臉,定定的看著她,“你非要鬧到我們彼此不爽嗎?”

    “一碼歸一碼,不要拉上褲就不認了,給錢。”

    顧景御瞇了瞇眸,“你非要作賤你自己嗎?”

    “喜歡出門左拐,不送。”

    顧景御是真的惱了,“行,一次一萬夠不?”然后,收了蘇可退回給他的錢,再轉了一萬塊給蘇可。

    “夠了。”蘇可真收了錢,手朝著角落里的小貝揮了揮,“小貝,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”小貝立刻朝著顧景御吠過去,仿佛在宣布它的主權,蘇可是它的,不是他顧景御的。

    然后,顧景御就眼睜睜的看著蘇可抱起了小貝,慢悠悠的為小貝順著毛,那一刻,他恨不得自己化成小貝到蘇可的懷里,可他到底是他。

    轉身,他飛也似的沖出了這間房子,門也“嘭”的重重的關上。

    瑪莎拉蒂飛一樣的駛出小區,直到開到了車水馬龍的世界里,他的氣才稍稍的消了消,然后給陸南打電話,“給我看著她,二十小時不間斷,把人看沒了,就提頭來見我。”

    陸南戰戰兢兢的聽完,小聲的道:“要限制她出入嗎?”

    “讓你看著,沒讓你軟禁,懂?”顧景御再次吼過去。

    “懂,懂。”陸南急忙回了懂,然后就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顧景御這是吃了槍子的感覺,脾氣火爆的仿佛隔著電話都要把他砍了似的。

    其實,不必顧景御命令,他早就派人守著蘇可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還派了二十個人。

    還全都是顧景御手上最拔尖最厲害的人守著蘇可呢。

    可不能再給整丟了。

    丟一次的代價,他這五年可是深有體會的。

    那是比每天派二十人守著蘇可的代價還要高。

    哪多哪少他懂,他覺得二十人不多,必要的話,還要再調整再增加。

    反正這次,他是一定要把主子的女人守住了。

    ()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 极速十一选五技巧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表 安徽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推荐号码专家预测 时时彩软件计划手机版 7177777平特肖免费资料 安徽快3预测专家 福建体彩22选5复式奖金计算 后三混合组选包胆玩法 赚pc蛋蛋的方法 新疆11选5一天多少期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今天快三开奖结果出来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 千禧3d试机号金马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