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9章 是天浩辜負了她

    畫面仿佛靜止了好一會兒,直到兩條粘稠稠的紅色毛毛蟲從徐萌萌鼻子里涌出來,兩人才手足無措的回過神。

    陳霆手忙腳亂的抓起地上的浴巾,更是連失穩重的重復扎了好幾遍才扎到了腰上。

    徐萌萌尷尬的捂住自己的鼻子,恨鐵不成鋼的想要狠狠錘錘自己的腦袋,她竟然流鼻血了,因為光溜溜中的陳霆很不爭氣的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以后自己還怎么在陳霆面前做人啊。

    陳霆扯著自己的浴巾一角,大概也是怕極了這玩意兒再掉下來,向來口齒伶俐的他此時此刻也有些結巴,他道“你先、先去洗漱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萌萌無地自容的跑進了洗手間,看著鏡子里自己紅彤彤的鼻子,腦袋重重地磕在了墻壁上,她當真是沒有想到陳霆的浴巾里什么都沒穿。

    這老男人,為什么都喜歡這種騷氣的自由?

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陳霆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徐萌萌忙不迭的抬起頭,注視著磨砂玻璃門外若隱若現的身子,磕磕巴巴道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別弄太久的冷水,容易著涼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知道了。”徐萌萌窘迫的打開了門。

    陳霆已經換好了家居服,他泡了一杯蜂蜜水,見她現身,遞到了她面前,“多少喝一點。”

    徐萌萌面紅耳赤的低著頭,當真是無顏面對了。

    陳霆忍俊不禁道“客房收拾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萌萌點頭,“我來的是不是太唐突了?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能在大晚上的時候偷偷跑出來了。”陳霆牽起她的手,往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徐萌萌路過了主臥,她下意識的停了停步。

    陳霆注意到她停了下來,不明就里道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萌萌挺著膽子問“我、我能跟你、跟你一起睡嗎?”

    陳霆嘴里拒絕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,就見她的小手輕輕地扯住了自己的衣角,她的眼一眨不眨的凝望著自己,水靈靈,好像還在發光。

    徐萌萌輕咬紅唇,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又明又亮,她就這么一瞬不瞬的和他四目相接,她很有自信,這個悶騷的老男人,肯定不忍心說出拒絕自己的話。

    陳霆一把捂住她的大眼睛,“聽話,現在還不能這樣。”

    徐萌萌最后被他給硬塞進了客房。

    陳霆反手關上了門,大概是知道自己晚一步,這個丫頭肯定會跑出來然后像條八爪魚一樣纏著他。

    畢竟,他是一個正常男人,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,他還能保持正人君子一刻,但肯定招架不住她的‘死纏爛打’,最后……

    徐萌萌下意識的想要打開門,這才發現,對方鎖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她情不自禁的雙手叉腰而笑,看著緊閉的門,笑著笑著沒聲了。

    他在防她?

    徐萌萌扶額,我表現的有多么的饑不擇食,竟然把堂堂陳霆給嚇得需要鎖門來防備她?

    哼,男人!

    翌日,陽光破曉而出。

    醫院里,老夫人剛剛吃完早飯,便聽得門外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,她還沒有詢問究竟出什么事了,就見緊閉的房門被人從外稍顯野蠻的推開了。

    沈一成面無表情的將阻止自己進入的保鏢給推倒在地上,怒吼一聲,“都給我滾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吧。”老夫人放下粥碗,拿起紙巾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沈一成扣上了門,神色凝重的走到了老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看著他,眼窩深陷,印堂更是有些發黑,一看就是時運不濟,休息不足之相。

    沈一成欲言又止,他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就如同七八歲小童在外受了欺負,最后哭哭啼啼的跑回去找家長做主,太無能了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似乎猜到了他要說什么,開口道“老三已經跟我解釋過了。”

    沈一成默默的低著頭,雙手緊握成拳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嘆口氣,“你們現在鬧成這樣,有沒有想過老頭子在天之靈都會不得安寧?”

    “三弟口口聲聲說尊敬我這個大哥,卻在背地里如此設計陷害我,母親,您告訴我,我該和他握手言和嗎?”

    “你別忘了,當初可是你們先在他手里搶東西。”

    沈一成道“既然他不愿意給,為什么要偽造那份遺囑?他是存了心想要逗他的大哥二哥玩耍嗎?”

    “不讓你試試,你會看清楚自己幾斤幾兩嗎?”

    沈一成恍然大悟,“所以他之前那么大方,都是為了現在看我笑話?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當真是沒有想到他會這么理解,坐起身,面色稍顯嚴肅,“老三這次做得確實是有些不盡人意,但經營沈氏,你確實是有些欠火候。”

    “連您都不相信我?”沈一成不禁冷笑一聲,“我以為他們所有人都看不起我,至少身為母親的您,會無條件的相信自己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給過你機會,否則我不會沉默到今天。”沈老夫人血壓蹭蹭往上升,語氣也有些急,“就算現在沒有你三弟在推波助瀾,京城里那些虎視眈眈的老狐貍,也不會放過沈氏這么一塊香餑餑,你之所以失敗,也是因為你急功近利,缺了穩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無非就是想要證明給你們看,我不比他沈烽霖差勁。”沈一成無望的閉了閉眼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皺了皺眉,看著心灰意冷的兒子,她突然有些反悔自己不應該把這層紗完全捅破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,我選擇退后,不是我大方不計名利,不圖富貴榮華,我只是不想讓你們失望,你們對三弟偏愛,我也只有相信他,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讓給他,只是想讓你們注意一下我的存在,我也是你們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二弟能言善辯哄你們開心,沒有三弟聰明機智是經商人才,我是大哥,你們自小教育我照顧好弟弟,久而久之,我自己都快忘了,我向往什么,我需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親沒有要求你為了迎合誰而忘記自我。”沈老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們的眼里從來就沒有我,包括天浩,他闖了禍,你們多少責備?而三弟呢?轉眼把他的未婚妻娶回來,你們誰有想過我們一家人的處境有多尷尬?江清檸帶著目的嫁給三弟,你們所有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把她寵上了天。”

    “清檸是個好孩子,是天浩先辜負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也不配!”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海南4+1开奖号码 快乐双彩中几个好得奖 北京配资公司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码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码 东方六加一走势图表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股票涨跌计算方法一览 在线配资平台找象泰配资可靠GO 极速快三网站 十一选五北京 河北排列7走势图0376355 赌场游戏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