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五章 鴉王受傷

    云錦一看宮卿玨的樣子,沒忍住哭了,忙著擦了擦眼淚。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錦,這盤棋本王要下完,你給本王看看,這盤棋的方位,本王剛剛擔心云云,走火入魔,深陷棋局之中,被內力所傷,雙目失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云錦忙著答應。

    擦了擦眼淚看向棋盤,看了一會說:“天元還有位置,但是四面楚歌,黑子已經埋伏上,橫縱六七,下三路……”

    宮卿玨腦子快速冷靜下來,找到位置把棋子落下,華情觀察了片刻,落下一字。

    “中三路還有位置,但也都是黑子。”

    宮卿玨落下一子,而后便不用云錦。

    風無情走到近前,看到安凌云已經昏迷。

    宮卿玨最后一子落下,云錦正想阻攔,華情徹底愣住,云錦再看,黑子全成了死棋。

    宮卿玨起身,抱起安凌云便走,風無情讓開一條路,云錦轉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傳府醫。”

    云錦跟著宮卿玨離開,風無情也跟著離開。

    華情看著棋盤吩咐:“清盤看看。”

    有人快速清開死棋,剩下的竟大部分是白棋,華情輸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將軍,我們輸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輸了,行了撤了吧,明日晚些叫我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華情起身去休息,婢女清掃看向華情,倒是睡得著。

    宮卿玨回到幽蘭院進門把安凌云放下,輕聲低喚:“云云。”

    安凌云毫無反應,宮卿玨輕輕撫摸安凌云的面頰,人就倒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云錦進門宮卿玨已經暈倒,府醫進門一看,嚇得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“府醫,你快看看。”云錦忙著吩咐。

    府醫搖頭:“云錦姑娘,我看不了,這是內傷,我只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鬼醫從門口急忙進門,進來看了倒是不以為然:“只是被內力所傷,現在看要人給他打通筋脈,但我等的功力可能都不如閑王,所以即便是想幫忙,也不是無用。”

    鬼醫倒是想起一人,轉身主倒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風無情淡然道:“本閣主沒有那么善良,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。”

    轉身風無情出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君子閣,君子閣那邊依舊風平浪靜,風無情多看一眼都懶得去看,轉身回了房間里。

    云錦滿心著急,看了眼鬼醫:“難道你和無傷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我和無傷的能力在閣主面前太低級了。”鬼醫先去看安凌云,不看還好,看完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云錦詢問。

    鬼醫奇怪:“脈搏很弱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你就不用管了,她偶爾會出現這情況,先看王爺。”

    “王爺我就沒辦法了,除非是閣主出手。”

    云錦吩咐下去:“不要讓將軍等人知道這事,都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人陸續離開,云錦回了君子閣,親自去求風無情,但風無情并不給面子。

    云錦回到幽蘭院,在院子里走來走去。

    無傷從房頂下來,走去門口敲了敲門:“爺。”

    風無情叫他進去,無傷進門去找風無情。

    “爺,你不把閑王救過來,我們沒辦法動手殺了閑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風無情睜開狹長的丹鳳眼看去,一臉呆滯:“為何?”

    無傷說道:“爺,你想過沒有,閑王要是死了,閑王妃便是個寡婦,寡婦帶著一群孩子,就是孤兒寡母,殺了孤兒寡母,就是欺負人。

    聽風閣在江湖上可是數一數二的地位,追殺孤兒寡母,豈不是叫人恥笑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風無情起身,無傷立刻推開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錦正想著還有誰能幫忙的時候,風無情已經到了幽蘭院。

    云錦急忙上前:“風閣主。”

    風無情進門,走到宮卿玨的面前拉起他的手握住,松開風無情上榻:“扶著他起來。”

    鬼醫忙著把宮卿玨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風無情走到宮卿玨的身后坐下,運氣,雙手按住宮卿玨的背后。

    鬼醫示意其他的人都先出去,以免驚動兩個人,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云錦等人在外面等候,兩個時辰風無情才從屋子里出來。

    云錦等人馬上進去,風無情蔑視的看了一眼房門前,回了他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此時天光破曉,一群烏鴉從遠處飛來,似乎是受了驚嚇,席卷了燭云齋里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華情被驚醒,從門里出來便被一群烏鴉包圍住。

    華情從身后拿出劍,殺了為數不多的烏鴉。

    鴉王嘎嘎叫喚,華情抬頭看了眼屋頂,一把扔下手里的劍,回屋拿了弓箭出來,出了門瞄準鴉王便射了幾箭。

    鴉王原本打算閃開,但他看到新媳婦飛了過來,他沒閃開,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鴉群瞬間瘋了一般席卷華情,華情扔下弓箭,怒道:“火!”

    華家軍訓練有素,出兵入神,很快便人手一只火把,在院子里揮舞。

    雙方都有傷亡,打了一個多時辰才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是湯和把鴉王帶走,鴉群才離開。

    華情的手臂也受了傷,回去先包扎了。

    湯和把鴉王抱去給云錦,云錦抱著鴉王著急。

    “鬼醫,勞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鬼醫看了一眼,鴉王的翅膀上面插著一根利箭,拔下來整條翅膀都廢了,不拔下來肯定是要死。

    鬼醫看著如此大的鴉王為難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鴉王要是死在我的手里,當真是可惜了,但要是廢了他一條翅膀,那比他死了還要難受。”

    云錦也為難了:“那就先止血,等等主子醒來。”

    鬼醫只能先這么做。

    鬼醫給鴉王止血,云錦便開始等。

    床榻上躺著安凌云和宮卿玨,宮卿玨確實比之前好了一些,起碼臉色恢復了,但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醒過來。

    鴉王受傷,年輕的鴉后很悲傷,一直在嘎嘎叫喚。

    屋子里也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風無情在門口。

    閑王府有人能夠操控烏鴉,是誰?

    小五睜開眼睛看向小老虎,小老虎從地上起來,擰著肥肥的老虎身子,出門去了。

    短尾狐也從屋子里出去,一前一后,只見一虎一狐到了幽蘭院的里面,小老虎走到安凌云和宮卿玨的房門口,抬起爪子按在門板上,推了推。

    阿宇等人還在奇怪,一虎一狐已經進去了。

    鴉王從桌子上有氣無力的看向進來的一虎一狐,眼睛閉上了。

    小老虎走到桌子下面,舔了舔地上的血,短尾狐跳竄上桌子,推了推鴉王,鴉王掉到地上,小老虎咬住鴉王受傷的翅膀,拖著就走。

    ()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辽宁35选7好运彩规则 浙江6+1玩法说明及中奖 贵州快三一定牛预测 佛山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上海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股票资金流向查询 北京pc蛋蛋28计划软件 手机彩票分析论坛 广东36选7走势图2彩票网 北京塞车pk10网址 大乐透黄金定律选胆 海南 博彩业 海南4+1彩票网站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多乐彩综合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