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5章 狗急還跳墻呢

    邢風連忙換了個說法,道:“我說的是聶大夫,不是逸王妃。”

    太了解了,他們家公子是不允許身邊的人提醒他:如今聶韶音是逸王妃,不是賢王妃!她是君陌歸的女人,為君陌歸生了兒子,跟他君澤寧撇清了關系!

    所以,但凡身邊的人提到逸王妃這樣的稱謂,他就不會有好臉色。

    見邢風改口,君澤寧的臉色依然沒有緩和,而是道:“南宮舒雅那邊盯著,將她身邊的幾個婆子都想辦法捉住。若做不到就回來告訴我,必要時,我會請師父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邢風應了。

    直接將那幾個婆子捉住了,就不信不能找出來哪一個是南疆蠱女!

    而當今天下,能奈何四方老者的,還真是屈指可數!

    邢風下去了,君澤寧仰頭看著王府大廳華麗的天花,默念了一句:“這等榮華富貴,就算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,沒有一個體己人,又有什么意思呢?花開富貴無人同賞、萬里江山無人共享,何其可悲?”

    他就是一個隨性而為的、極為浪漫的人,對于權欲并不是那么看重。

    若不是要復仇、二十多年的大業等著他來實現、若不是為了登上那個位置,可以讓自己孤注一擲,把聶韶音搶過來,他對著一些東西根本就不在意!

    不在意啊!

    可惜了,聶韶音寧愿守著這樣一個情感缺失的君陌歸,也不愿意跟他。

    而他呢,又答應過她,不會親自對君陌歸下手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來他要怎么做才能達成目的呢?

    皇后漏夜出宮去了賢王府的事,并沒能瞞住君陌歸的耳目,后半夜,收到了消息,他在外面聽完了,才回到寢殿內。

    輕手輕腳地重新上了床榻,誰料到,聶韶音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兒子是不是醒了?”一般半夜醒來,多半都是要喂奶的。聶韶音有些迷迷糊糊,抬頭看著他,目光迷離地道:“抱過來我喂他吃奶。”

    君陌歸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,道:“沒有,你繼續睡。兒子醒了,我會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聲音極輕。

    但是,也冷淡。

    哪怕他的動作再溫柔,也改變不了他如今無情心法控制的冷意。

    聶韶音猛然就清醒過來了,眼里哪里還有什么迷離?

    她蹙眉過了片刻,問:“不是爭爭醒了,你出去干嘛呢?”

    君陌歸見她都清醒了,也沒想將消息隱瞞她,答道:“皇后去了賢王府。”

    聶韶音一聽,忙問:“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賢王府的守衛并不差,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。但南宮舒雅回來的時候,應該是發怒的。可見他們并沒有達成什么愉快的合作協議。”君陌歸的聲音很平淡。

    聶韶音坐了起來,抱著被子歪著頭思索片刻,道:“南宮舒雅肯定是為了南宮家去找的君澤寧,但是……找了又有什么用呢?證據已經送上去了,以張榮剛正不阿的性子遲早要翻出來個底朝天。而且,君澤寧送出的證據基本可以一錘定音,你皇帝哥哥這邊,又對這件事極為看重。”

    “站在南宮家的立場,可以想辦法殺了張榮,或者是……毀了檔案卷宗。一把火就夠了。”君陌歸的聲音依舊平淡,哪怕說著殺人放火的事,就好像說今天晚上吃雞腿一樣風輕云淡。

    聞言,聶韶音愣住。

    是啊,殺了張榮毀了檔案卷宗,南宮家那群人又死活不肯招供,只要沒有簽字畫押,又丟失了證據,最后他們還是有翻身的可能!

    難道他們謀劃這么久,又要失算了嗎?

    君陌歸見她有些擔憂,安撫地說道:“你放心,本王既然想到了這種可能,張榮身邊自然是派人去保護了的。而且,卷宗那邊,也已經讓張榮復制了一份,秘密送去了乾坤殿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聶韶音這才松了一口氣,又道:“那么,你說,南宮舒雅還是會去做殺人放火的事嗎?”

    君陌歸神情冷淡,吐出一個字:“會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聶韶音肯定了他的說法,道:“狗急還跳墻呢。”

    南宮舒雅被逼到一定的份上,如今又是喪失理智的混亂時候,她說不定就會病急亂投醫!

    君陌歸又道:“哪怕她不想做,也會有人引導她這樣做。只要她做了,我想,某些人是很樂意把她拉下皇后的位置。墻倒眾人推,她這么多人浸淫后宮也害了不少人,有人趁機出來索命,是遲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確實不錯!

    聶韶音點點頭,覺得沒必要操心了,便躺了下來,道:“行吧,既然你都打點好了,我就不管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君陌歸也躺下,準備重新入睡。

    但剛剛閉上眼睛,身邊的人忽然又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陌歸也跟著坐起來,轉頭去看她。

    只見聶韶音面露尷尬,準備爬過他的身軀下床榻,道:“我去看看兒子。”

    君陌歸沒有多話,眸光從她的臉上移下來,放到了她捂著的胸前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乳香味飄進了鼻息。

    原來,是溢乳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陪你去。”君陌歸也沒有戳穿她的尷尬,跟著她起來,陪著她去半夜奶孩子,弄好后,就將近黎明時分了。

    “有奶娘,你本可不必遭這份罪的。”雖說知道她是為了兒子好,但見她這樣,君陌歸還是不太支持她要堅持母乳喂養這一點。

    她已經夠辛苦了,還凡事親力親為。

    奶孩子、帶孩子,雖然也靠身邊的人幫忙,但很多時候能自己做的事,她都會自己做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絕對是賢妻良母。而且她還不是那種只知道家長里短的賢妻良母,還能夠將事業做大,能夠應對風云詭譎的朝局。

    除了個性過于好強這點,她幾乎是完美的。

    聶韶音的回答很簡單,她去洗了一把手,道:“你不是當媽的,本來就不會懂這種心情。更何況,你這個當爹的,也沒有感情。”

    話是實話,但說出來就好像帶著刺兒。

    君陌歸沒有被刺到,他根本沒有感情,自然不會介意到這些,但聶韶音自己反應過來了,朝他看過來,道:“我沒有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就靜靜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()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 十大网赌网站注册app网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风采 每日股票推荐软件推荐 福建快三口诀 湖北快三预测与推荐号 牛客栈策略 黑龙江福彩22选5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95期 11选五5一定牛北京 腾讯秒秒彩有什么技巧吗 浙江快12助手 海南4 1开奖时间 上市公司股权评估 秒速牛牛是什么 快乐彩怎么买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