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第三者插腳

    “星辰大海,那應該很美!”

    義陽想了想那樣的場景,她從出生就在長安,甚至很少離開皇宮,到了此時,其實走的最遠的路還是和陳方來這子午嶺下。

    二十年的時間,其實就和陳方認識以后,卻才真正離開長安。上一次是隨著二皇女在長安周圍尋找秦代遺跡,這一次是和陳方來這子午嶺下的唐工坊。

    大海義陽真沒見過,見過最大的水域還是大明宮的太液池,她原本以為太液池已經很大,霧雨天也是一望無際。

    和贏琳達熟了,義陽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一望無際,那就是陽光明媚的日子,也看不到邊際。

    想一想那大海一望無際的樣子,想一想贏琳達說的頭頂的星辰似乎手一伸就能摘到。

    那樣的場景回想在腦海,義陽靠著陳方,忽然臉上漾出微笑,那是滿足的微笑,一剎那,義陽臉上的女兒風情,剎那將陳方心緊緊捕捉。

    那一刻,陳方握著義陽的手,卻感覺她的手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答應我了,以后會帶我去看星辰大海!”

    “嗯,答應你了!我一定會帶你去。不但帶你去看星辰大海,還帶你去看落日黃沙,蒼茫云海,帶你看遍這世間一切美景,陪你走到天涯海角。”

    義陽臉上的笑容愈發迷人,握著陳方的手,十指緊緊扣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不但要帶我看,路上還要給我做吃的!”

    陳方聽她的話,看她,忽然抱緊義陽,頭垂下,靜靜看著她,看著她眼睛眨了眨,那美麗的眸子每一次看,都讓陳方覺的驚艷。

    “饞嘴,風景要看,還要我做吃食!貪心!”

    “就貪心!”

    “琳達到時候能不能一起?”

    陳方郁悶,剛才還好好的心情,怎么聽了這句就不怎么美了。

    二皇女啊!你如何這么愛插一腳?我們夫妻搖著船,漫步星辰大海不美,你卻如此愛湊熱鬧。我們牽著手看沙漠的落日黃昏不美,帶著你做什么?

    兩個人和和美美,三個人算什么?你這純粹第三者插腳!

    心里如此想著,此時卻臉上堆笑,點了點頭,好違心啊!

    贏琳達卻開心笑了,那一刻,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那張笑臉同樣讓陳方晃了晃神。

    陳方搬了兩把椅子,此時放在外面,自己坐一把,義陽靠他身上,腿搭在另一把上。

    外面天空地闊,看星空卻是更美。

    陳方也抬頭,這個年代的星空確實不是后世可以比擬,毫無污染,也沒有城市燈火閃爍。

    天地蒼茫,唯有繁星點點,映著遠方群山朦朦朧朧。

    在外面這么一坐,卻坐了小半時辰。

    “義陽,是不是該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想回去,你看,流星!”

    天邊一抹光痕,陳方看時,卻一道道光痕陸續劃過天際,像是雨落大地一般繁盛。

    “流星雨!”

    幾個丫頭此時都跑到了外面,鳳二也隨著贏琳達到了外面。舉目望去,天際驚鴻一般壯觀魅力。

    “流星雨,這可難得!”

    旁邊義陽已經微微閉了眼睛,許著心愿!暈,大唐女子也知道對流星許愿,一定又是蝴蝶效應。

    等流星雨落罷,眾人散了,義陽起身,陳方趕緊拉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許了什么愿?”

    “不說,說出來就不靈了!”

    “我猜你許的愿一定是和我白頭到老!”

    “美的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?”

    兩人打打鬧鬧,上了樓,行到樓梯中間,陳方一把抱起義陽,義陽一聲驚叫,就見陳方噔噔噔上了樓,一會傳出門被反手關住嘭的一聲。

    那里贏琳達看了看消失在樓梯的兩人方向,微微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用手扒著椅子靠背邊緣,卻將下巴抵在手背。此時心思卻跑了別處。

    “要是早來大唐一年多好!”

    贏琳達心中想著,卻罵了自己一句,長公主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夜深了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們回去!”

    第二日,陳方去了工地各處查看,只帶了鼎玉,因為二皇女又拉了義陽去轉去了。

    陳方也沒想到自己老婆這么喜歡轉,大概真的在皇宮憋太久了。

    想到義陽在皇宮待了差不多二十年,其實陳方感覺自己的心微微疼著。等以后,一定要帶她看遍這世間美景。

    看大海,吃生蠔不對,提什么生蠔?應該是吃象拔蚌。

    此時工地這邊還在擴荒,這個年代生產力極為低下,生產進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工具也只有最原始的斧鋸,至于后世才有的油鋸之類,這個時代肯定是不敢想了,更不用說大型機械。

    此時陳方站在擴荒現場,幾個精瘦邢徒持著長柄斧頭,砍的樹木木屑亂飛。

    這些邢徒比起陳方初見時,面上氣色已經好了太多,臉上原本麻木的神情也已經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是一種滿懷希望的亢奮。

    不過畢竟來子午嶺分坊時間太短,雖然這邊飯菜管夠,而且不會給邢徒吃發霉米糧,可邢徒身體還是瘦的可怕,不過身上的力氣卻讓陳方感覺驚駭。

    或許這力氣也有一些精神的加持吧!精神永遠是人類最難以描述,最具神奇效果和模糊意識的一種東西。

    有時候人真的需要精神,以前陳方在影視劇中看抗戰時期的老前輩,他們身上那種精神就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陳方的外祖父曾經是一位援朝戰士,小時候對陳方講過許多那時候戰場的故事,鹽津湖,上甘嶺,那一段段可歌可泣,無不是那個年代精神的象征。

    陳方未穿越以前那個時代,基本已經是沒有多少精神可言了,畢竟商業時代,金錢至上,對金錢的崇拜讓很多人連基本的人格都保持不了,還談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陳方也覺得自己不具備這些精神,他的要求簡單,守住底線就好。至于底線是什么,陳方也不知道,那就是自己的底線是沒有底線吧!

    而此時,不知道如何,陳方卻看著這些邢徒,想到了精神二字。

    不一會一顆大樹就被長柄斧頭砍倒,幾個邢徒手持短斧,在樹木剛剛倒下時就躍上樹干,短斧飛舞,又是木屑橫飛,大樹枝丫斷裂。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山西中国体育彩票11选5 炒股六句口诀 百度一下 平码二中二最准的网站 广东11选5历史查询 阿里手游极速快三是真的吗 真钱手机棋牌斗地主 每日短线股票推荐 内蒙古快3遗漏号 湖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辽宁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彩3开奖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山东十一运夺金彩经网 2元彩票网上海时时乐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 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河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