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撒野

    面對王霞的巧嘴簧舌,張寶想辯解是利紅告訴他碧蓮在涵韻酒店的好不好?那個洽談會議的包廂幸好他張寶早知道,若去的晚了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可這個時候能說什么?

    “王霞!你為什么讓葉碧蓮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去簽合同?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”張寶意有所指的朝王霞怒聲道。

    “張隊長!我剛剛不是解釋過了嗎?她葉碧蓮的文筆好,我沒有她葉碧蓮的文筆好,沒有她葉碧蓮有文采,這是沈局長和段經理,公司上下有目共睹的!我去了,能幫什么忙?再說了,你在路上處理交通事故,咱公司要正常運營是不是?這調度科能沒人值崗?萬一再來個緊急事故,需要調度車輛怎么辦?誰安排售票員和駕駛員臨時找替班車?再說了……”

    本就冰雪聰明的王霞,腦袋瓜子是轉的賊快,吧啦吧啦說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什么該說的不該說的,王霞一股腦兒說出來,還不是為了在段經理面前說明自己不理虧。

    段經理見張寶和王霞眼看要起沖突,忙采用中立態度調解:“這事兒反正已經過去了,合同沒簽也是好事,往后就不必再追究了!!”

    張寶當然段經理的面,也不會說親眼所見碧蓮所受的屈辱。

    眼睜睜的望著王霞逃亦似的離開!

    可王霞走后,張寶一肚子氣憋在鼓里,很是為碧蓮叫不平,便對段經理說:“段經理!如果沒有什么緊急要事,我先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嗯!下去吧!這兩天好好在家休息,沒有別的要事暫且先不用來公司報到!”

    難得段經理批次長假,兩天呀!

    張寶鄭重道聲感謝后,便走出房門。

    大步朝樓梯口邁去!!

    從段經理屋里出來的王霞,回到辦公室,想起張寶的眼色,禁不住嚇的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又想想不但沒讓葉碧蓮上勾,還讓張寶當成了英雄,這張寶恨不得為了他葉碧蓮要把我王霞生吞活剝給掐死,王霞氣的差點背過氣。

    打包走人!

    剛剛鎖住辦公室的門,王霞來不及抬眼看前方,就嗅到一鼻子的泡藥味,真是冤家路窄!

    怎又被張寶盯上了?

    王霞加快步子,如個做賊心虛的小偷,逃亦似的離開。

    因為王霞深知馬老五是個色鬼,肯定張寶進去時,見到了什么不堪的一幕,只不過他張寶護著葉碧蓮,當著段經理的面沒說!

    王霞走到樓梯口,即將拐彎時,聽到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裝作沒聽見,王霞“噔噔”小跑下樓。

    穿著足有六厘米的高跟鞋,也不怕腳給崴了,拼命的加速下樓。

    可王霞再加速,哪是張寶的對手。

    只見張寶身輕如燕,箭步如飛追上去,“王霞!站住!!”

    這不剛下樓梯,此時,雖不是下班的點兒,可早交班的售票員也有交票的。

    碧蓮因為耽誤幾天班,沒來上班,所以也早早的來到公司接秋莉的班。

    看到張寶堵住王霞的去路!

    欲走上前問個究竟。

    只聽張寶朝王霞滿目仇眼的質問:“王霞!你跟我說呀,段經理讓你去跟馬老五簽合同的,你為什么要讓葉碧蓮代簽?”

    碧蓮正要上前攔著張寶時,聽到:“我剛剛不是給你說了嗎?我沒她葉碧蓮的文筆好,你作為一名公司的大隊長三番五次的較真,問我這個無聊的問題,你覺得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見王霞說話帶著刺,碧蓮也就懶得上前去阻止了。

    她要看看張寶為了人民的利益,為了公司上下,為了段經理……差點連命都豁出去了,還招王霞的如此風涼話。

    只見張寶完全不理虧的朝王霞:“王霞!你別以為你做的光明磊落,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你做的這些遲早會遭報應的!”

    張寶意有所指,因為想起碧蓮被馬老五惡心的纏著,張寶就來氣,也就一窩風的撒到王霞的頭上。

    在張寶看來,如果王霞去簽合同,也就沒有葉碧蓮所受的傷害。

    “報應?我倒要聽聽我王霞遭什么報應?什么叫沒有不透風的墻?我王霞做什么不光明磊落了?”王霞伶牙俐齒問了一大堆,知道張寶沒把碧蓮的事兒當著段經理的面說出來,那自然更不敢當著大家伙的面把碧蓮遇色魔的丑事給兜出來。

    張寶他在意碧蓮,更在意碧蓮的名聲和聲譽,還真被王霞抓到了軟肋。

    “你私自讓葉碧蓮出場,替你簽合同,就是小人之舉,這個你王霞比誰都清楚!”

    碧蓮聽著張寶的話,也終于明白了,怪不得王霞把寫好的酒店清單交給自己,原來,是她私自讓我葉碧蓮去替簽的。

    可替簽又怎樣?僅管受到馬老五羞辱的碧蓮,依舊認為王霞是看得起自己,反而覺得張寶太較真為難王霞了。

    正當碧蓮欲上前替王霞說話,勸走張寶時,只聽王霞怒聲:“張大隊長!我剛剛說了我王霞沒有她葉碧蓮的文筆好,才讓她葉碧蓮替我去簽合同的,什么叫小人之舉?你給我解釋下這個名詞。”

    當著眾人的面,一向冷艷的王霞豈會認輸,嘴功夫呱呱叫,沒等張寶出言回答,又繼續:“她葉碧蓮仗著自己的文筆好,給沈局寫了四十八頁的信,在公司大會上受表揚,你說她這行為是什么?是不是小人之舉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張寶氣的豎起勁指,指向王霞。

    張寶因為太過于激動,以致于氣的把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’這句話,生生吐到嗓子眼兒,竟沒本事言出聲來。

    王霞冷笑一聲,“怎么?張大隊長,解釋不出來了是不是?我告訴你吧,她葉碧蓮是想出瘋頭,是神經之舉!”

    原本就有心計的王霞,當然通曉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早就把碧蓮的底細打聽的呼呼清。

    只見此刻的王霞不急不慢:“張大隊長!你還不知道吧,她葉碧蓮高中沒上完,住進精神病醫院;被學校開除沒二年,又跳樓尋自殺……你說她葉碧蓮是不是神經病之舉?

    她這個神經病人就仗著一點破文筆,還想出瘋頭,在什么詩社發個豆腐塊大的小文章,就不是她了。

    大言不饞的給沈局長寫信,她不是神經之舉是什么?以我說呀她不僅僅是神經之舉,更是小人之舉,像她這種神經病只想出風頭,只想高人一等,勾搭男人,讓別人都仰慕她,看她葉碧蓮的魅力有多大。”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彩乐乐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50万可以融资多少 甘肃快三今天开奖情况 赛车pk10永久稳赢技巧 理财平台哪家好 排列5奖表 贵州11选5走势图电视版 秒秒彩的技巧和心得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福利彩票排列七开奖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四川赛维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律 中国银行股票行情 秒速时时彩的秘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