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.熱血沸騰

    姬十八一直覺得自己是只幸運雞。

    投胎是門技術活,她無師自通。她是雞界公主,上面有十七個哥哥,她是父母的老來女。

    她是雞界團寵,地位,美貌,與生俱來。可是這份幸運沒有延續下去。

    姬十八渡劫失敗了,她重新變回了一枚雞蛋。她感覺雞生黑暗,暗無天日。

    想她堂堂雞界公主,美貌無雙,居然又變成了一枚蛋。她知道剛出生的小烏雞粘乎乎,丑兮兮,毛都沒有一根,簡直是雞生的黑歷史。若是被她的死對頭知道了,以后可怎么**啊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別的雞來關心她,誰也不知道私下里會不會嘲笑她,天下還有比這更慘的事嗎?

    有。那就是再也沒有一個雞來看她一眼,問她一句。

    姬十八在經過無數次的思考過后,終于得到了一個傷心死雞的結論。這不是她熟悉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這里當然不會有雞來嘲笑她,因為這個世界的雞,哎,連個開了靈智的都沒有。愁死個雞。

    作為雞界團寵,雞界美女,淪落成一枚雞蛋顯然不是最可怕的,更可怕的是她將默默無聞的變成一枚煮雞蛋或者煎雞蛋。

    她努力地隱藏自己,不要被來來往往的顧客挑中,她成功的躲了一個月,當然她除了躲避,她也在努力地成長,破殼,新生。雖然暫時不會化形,但是哪怕作為一只小雞她也可以借助自己大長腿跑呀跑,可以先找個安靜的地方修煉嘛。

    終于距離成功破殼只有零點零一公分,她謹慎的聽著周圍的動靜,她知道這是一個大超市,超市是這個世界的人對菜市場的稱呼。但是這個超市的客流量很小,一定是價格太昂貴了。姬十八有信心趁著人們不注意成功逃出超市。

    沒人會關注一只小雞的。如果是大烏雞可能會被捉走燉湯,姬十八又慶幸自己法力減弱,不再是曾經威風凜凜,羽毛鮮艷的的大烏雞,而是一只貌不驚人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姬十八想的太多了,她周密完美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行,就幻滅了。

    有人把它放入了購物筐。

    購物筐。

    筐。

    下一步是不是鍋啊,她瑟瑟發抖,卻安靜的一批。

    難怪有人說安靜如雞。

    安靜如雞這個詞她在這兒潛伏數日聽來往顧客說的,她從人們的只言片語中了解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晃晃悠悠的,姬十八從警惕到昏昏欲睡,到不省雞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要說馬崢也是b市的一個傳奇,他爸馬小虎就不說了,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,家喻戶曉。馬崢兩年前接手馬氏,眾人都不怎么看好這個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。但是,一直在馬氏從基層干起的馬崢空降董事局,半點沒讓周圍虎視眈眈的人有機可乘。

    馬崢這個人,雖然為人冷淡了一點,但是和他爸馬小虎一樣,手段干脆,滴水不漏。生意上的伙伴也處的很好。馬氏在他手里穩步向前發展。

    排解壓力的方式千千萬,馬崢和一般的霸總不一樣,他不玩女人,當然,也不玩男人。他喜歡做飯。

    切菜時候手腕用力,手起刀落,和生意場上談判桌上有某種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這幾天有個幾億的單子接洽了幾次,還是沒有敲定,馬崢有點上火。

    馬崢打算做一個苦瓜炒烏雞蛋。

    苦瓜,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。馬崢的手不像商人的手,倒像是藝術家的手,他把苦瓜洗凈,用刀從中間切開,用勺子挖去瓤和白色的膜,切成薄片,用鹽淹一下。

    馬崢拿起一個雞蛋打入碗中,拿第二個雞蛋的時候手機響了。

    眉頭輕輕蹙起,他起身去客廳接電話,底下的人就是這樣,稍大一點的事情就要找他。

    當一個霸總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當一枚雞蛋就更難了。

    姬十八終于從殼里出來了,她聽到一個雄性的聲音,還挺好聽的。額,應該是男人的聲音,不好聽,這是魔鬼的聲音。

    趕緊藏起來,要是被發現會被燉湯的。聽說這個世界的人尤其喜歡烏雞湯,說是補身子。

    姬十八匆匆咬了一口蛋殼,味道不錯,主要是提供點力量,現在太弱了。

    正咔咔咬著,腳步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,那個男人過來了。

    姬十八藏到柜子的縫隙,萬一被他知道她的存在,把她燉湯或者拿出去玩怎么辦?

    她這小身子可經不起折騰,隨便兩根手指頭就能捏死她。

    雖說這個世界的人有養寵物這個說法,但是在沒確定這位主人的人品性格之前,為了小命著想,她不能冒險。

    馬崢把準備了一半的菜倒進了垃圾桶,沒心情了。不是公司的事,是家里的事。

    馬崢吃不下東西了,他轉身去浴室洗漱,必須早點睡覺,明天還要早起呢。

    姬十八聽到關門的聲音,迫不及待的鉆出來,她需要能量,找點吃的吧。

    姬十八興奮的趴在一枚烏雞蛋上,費了點功夫才碎了一個小縫縫,這些沒開化靈智的烏雞蛋就當是給自己這個公主的孝敬吧,一枚蛋夠她一天的需要了。

    她在這里吃雞蛋吃得歡,浴室的馬崢沖了個澡,沒拿睡衣,他取下浴巾隨意往腰間一圍,拉開門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吃的忘我的姬十八聽到腳步聲慌得不行,她藏回了之前的柜子縫隙,恰巧能看到客廳的部分。

    姬十八在猝不及防中看到了男人裸露的上半身,很強壯,很有力量,等于很危險。

    馬崢隱約聽到有細細的聲音,來不及深想,去睡覺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馬崢起床,先去外面晨跑一圈,跑完回來,看到王斯文站軍姿似的站在門口,他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王斯文作為首席助理,見他這神態,立刻舉起雙手:“馬總,不是我要來打擾您休息,您忘了,您今天要去參加一個活動……”

    馬崢當然沒忘,否則怎么會早睡早起。只是他不喜歡有人來他的私人地盤。他喜歡一個人安靜,干凈。

    他沒說話,自顧的進房間,王斯文規矩的跟在他身后,小心換鞋。

    “馬總,今天的活動楊總也會參加。我知道您不喜歡楊總,我也覺得她一點女人樣子都沒有,您喜歡的一定是溫柔美麗單純的女孩,但是楊總是楊氏唯一的繼承人,他又對您情有獨鐘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馬總……”

    “馬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很聒噪,”馬崢淡淡的說了句“是我媽給你發工資嗎?”

    在馬崢眼鋒掃過來時,王斯文閉上了嘴。他也不想參合老板的私事啊,可是太后的命令又不能不聽。

    馬崢沒有喜歡的人,商業聯姻未嘗不可。只是想到父母恩愛,心里終究還是想等著丘比特的安排。

    終于走了。

    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,姬十八大搖大擺的走出廚房,她要巡視一下她的新居所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。很神奇很神奇。

    她現在急切的想要喝水,她昨天看到男人從一個名叫“飲水機”的東西里面接水了,可是她現在是小雞,她夠不著。

    咦,貌似找到了。這是餐廳吧,桌子上有半杯牛奶?也許是什么別的奶,根據痕跡來看,應該是男人吃剩下的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端架子的時候,她不是雞界公主,只是一只小禿雞。她懷念自己美麗的羽毛。

    那她悄悄吃點,應該沒問題吧。

    姬十八小心翼翼的飛落在杯柄上,伸爪扶著杯沿,把頭探下去,撲鼻而來的奶香讓她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然而牛奶近在眼前,她卻喝不到——因為離她太遠了!

    姬十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姬十八看了看牛奶到杯沿的距離,想到一個好方法:她用腳倒勾著杯沿,垂下去喝。

    但是,想法是好的,實施起來難度太高,一個不小心就會栽進去,到時候想出來就難了。

    飛進去呢?

    姬十八觀察杯口的大小,再看自己,似乎可行。

    她扇動翅膀小心飛進杯子,用手捧起牛奶喝,一口下去,好喝的讓她發出一聲幸福的嘆息。

    不怪她這么沒出息,她當烏雞國公主的時候牛奶鮮少能喝到,好像是因為什么陳年舊事,牛國和雞國有矛盾,兩國之間的貿易也受到影響,牛奶這種走私貨貴的要死,哪怕是公主也不是天天能喝到的。

    這家主人好富有啊,居然可以喝牛奶,還浪費半杯。

    要是這個男人人品好,十八公主可以勉強和他做朋友啦。

    直喝的肚滾圓圓,姬十八甩了甩手,抑制住舔爪的沖動,正當她要飛出來時,猛然聽到一個婦女的聲音:“快進來。”

    怎么有人!

    姬十八心里一慌,一慌就沒控制好翅膀,一邊翅膀掃到牛奶打濕,整個人斜斜的往牛奶里栽。

    千均一發之際,她伸手扒住杯沿。

    好險。

    姬十八舒了口氣,她為自己的應急反應點贊,扭頭看著左邊翅膀,已經全部打濕,飛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腳上傳來冰冰涼涼的感覺,低頭一看,兩只腳都沒入牛奶之中,她心痛的不行,這么好喝的牛奶居然被她泡了腳,太奢侈了。

    “那邊是廚房,我兒子不工作的時候,經常會做各種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馬總的廚房,我要看我要看。”

    他們要進來?

    姬十八嚇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使出吃奶的力氣翻出杯子,順著杯柄小心往下滑,落到料理臺。

    左看右看,鉆到放調料的架子后面,剛剛藏好,兩個女子就走了進來,一個年長些,一個年輕。

    “咱們先說好,看可以,可不能留下痕跡,我兒子那人,眼尖的跟偵探似的,他要是知道我趁他不在帶人進來,得削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楊飛飛拿出手機,準備記錄下男神的廚房。

    馬母搶過她手機:“說好的,不能拍照片。”

    楊飛飛不情愿的點頭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馬母又催她:“只能看十分鐘,現在已經過去五分鐘了。”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得多少钱 担保品买入和融资买入哪个好 15选5预测 买青海快三的台子 如何抄股 河南快三遗漏 云南11选5专家杀号 甘肃11选5前三直复式票 股票软件 大乐透技巧中5红方法 中彩网体彩开奖 7位数体彩网 pk10精准实用6码公式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今天 基金配资合法性 七乐彩胆拖投注金额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