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明一下

    夏日的斜陽從茂盛的參天古樹間灑落,知了仍舊在歇斯底里的哀嚎,似乎在抗議著即將到來的黑夜,但不論如何,屬于明孝陵的一天即將結束了。

    明孝陵位于南京市玄武區紫金山,乃是明太祖朱元璋與馬皇后的合葬陵墓。

    時值傍晚,游客逐漸散去,明孝陵深處明樓與寶頂之間,兩個中年人似乎走累了,坐在寶頂旁邊的石頭上聊天。

    寶頂之下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寢宮,經文物局等有關部門采用先進的精密磁測,墓葬保存完好從未被盜過,神秘始終籠罩著明孝陵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歷經六百年風雨,太祖洪武皇帝仍舊平靜的在地下長眠。

    “阿東,你覺得明朝因何而亡?”高個子抽出兩支煙遞給了身邊的同伴一支,然后深吸了一口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跟貪污腐敗脫不了干系,老百姓沒活路了唄!不過據說當時黨爭也很厲害,有明亡于黨爭的說法。”孫圳東跟著點燃了香煙漫不經心的道。

    自天啟末年開始,大明北方常年干旱導致糧食絕產,朝廷不僅不賑災還加征賦稅,以至本就活不下去的北方百姓相繼揭竿起義,從陜西白水開始,星星之火很快呈燎原之勢。

    從王二到紫金梁再到王嘉胤、闖王、闖將、八大王,而后什么不沾泥、草上飛、滿天星等起義軍如雨后春筍般活躍在北方地區。

    在官軍剿賊的過程中他們四處逃竄,而又在逃竄過程中搶掠一切可以讓他們活下去的資源,把大明的北方翻了個底兒朝天。

    期間建虜六次扣關,掠奪大明邊鎮百姓,官軍主力又長期被農民軍拖延,再加上欠餉嚴重,官軍也開始掠奪平民,徹底爛掉的大明朝廷一步步走入深淵。

    到了后來,即使有孫傳庭、盧象升、秦良玉這般的名將也是無力回天,風雨飄搖的大明帝國終于在內憂外患中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大個子夾著煙屁股深吸了一口道:“這么說有點片面了,根據我的研究,明朝滅亡至少有五個因素,其一政治腐敗,其二土地高度集中,其三財政破產、加征三餉,其四水利失修導致災荒頻繁,其五軍制敗壞。”

    “喲,陳教授開始講課了,來來來,學生孫圳東小板凳坐好了,請教授示下。”孫圳東坐在一塊石頭邊道。

    他才沒功夫跟陳平爭辯,他一學外語的,以愛好去挑戰人家的職業,豈不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陳平沒理會孫圳東的揶揄,而是望了望古樸破敗的陵墓寶頂道:“明朝開始走下坡路應該是從明英宗朱祁鎮的土木堡開始,到了萬歷末年徹底爛透。

    萬歷皇帝朱翊鈞在位將近半個世紀,卻有三十年時間不上朝,朝廷中樞機構長期處于半癱瘓狀態,這也促使各派系官員們腐敗加劇。

    閹黨、齊黨、楚黨、浙黨、東林黨等朋黨在這段時間粉墨登場,拉開了長達數十年的權力斗爭。

    朱翊鈞還十分貪財,在位期間以開礦征稅為名大肆派遣宦官到各地搜刮,所到之處用民不聊生來形容都過猶不及。”

    孫圳東聽到這兒就想為朱翊鈞鳴不平,他認為萬歷皇帝總比他孫子要好點,于是道:“老陳,我可聽說萬歷是因為不信任那些鍵盤俠們才這么搞的,萬歷后期的幾次平叛戰爭,人朱翊鈞可都是自掏腰包了,你這么說人家,小心咱倆腳底下的這位不樂意。”

    各派系的官員如同后世占據道德制高點抨擊社會的鍵盤俠一樣,攻擊一切不屬于他們派系的官員。

    最后代表大地主、官僚士紳的東林黨脫穎而出一家獨大,化身為縉紳集團的代言人,他們維護的也不再是百姓疾苦、江山社稷,而是自己手里的權力以及口袋里的金銀。

    他們沆瀣一氣、貪污腐敗、中飽私囊,將忠臣扼殺、讓武將蒙冤,讓一切可以使大明帝國恢復元氣的努力化作灰燼,凡是不肯與他們同流合污者都是他們攻擊的對象。

    “呵呵,舉個栗子你就不這么認為了,比如有人指著你家的房子說這里有礦,讓你趕緊搬走并且不給任何賠償,當官的都跟他關系特好,你作為平民怎么辦?”陳平一點也不惱,他太了解明史了。

    “我尼瑪,憑什么?想拆我家房子,怎么說也得賠我個千八百萬吧!”孫圳東十分不爽的道,同時示意陳教授繼續講故事。

    “憑什么,就憑他是為皇帝辦事,你就是告到官府也沒人理你。

    萬歷三大征更是耗盡了朝廷最后一點可憐的積蓄,十幾年后,薩爾滸之戰朝廷慘敗,萬歷兩腿一蹬將這爛攤子交給太子朱常洛。

    泰昌帝朱常洛當了二十年的太子,只繼位一個月就兩腿一蹬也見了閻王,于是爛攤子又落到了木匠皇帝朱由校手里。

    天啟皇帝在位七年,也干了七年木匠活兒,學他爺爺不管政務,以至于權力幾乎全落入閹黨之手,其中以魏忠賢為最。”

    “魏忠賢我知道,我看過一部叫繡春刀的電影,當時那魏忠賢一笑老子都起雞皮疙瘩。”孫圳東回想起了劇情中金士杰飾演的魏忠賢如是道。

    陳平沒理會孫圳東,而是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到了崇禎皇帝繼位時,這爛攤子就更爛了,雖然相比于他哥和他爺爺,崇禎帝確實更努力一點,起碼在政務上朱由檢可以與咱腳下這位比肩,不過這能力嘛,就差了不是一星半點。

    這時候,政治已經腐敗到無以復加,土地兼并也嚴重到令人發指的地步,以四川為例,四川的田地蜀王一府占去了七成,還都是最肥沃的,軍屯占了兩成,眾多百姓只占了一成,然而百姓卻要負擔起全四川的田賦。

    不過這還只是宗室,除了宗室還有勛戚,然后就是官僚地主、所謂的縉紳之家,他們固然比不上宗室勛戚,然而他們人多勢眾。

    所以我們看到明末的電視劇,朝廷總是缺錢,就給人一種明朝很窮的印象,其實不然,明朝很富有,只不過錢沒在老百姓手里罷了。

    崇禎皇帝朱由檢也是倒霉催,在位十七年,年年有大災,沒錢修水利,導致底層百姓抵御自然災害的能力大大降低,旱災、澇災、蝗災、瘟疫接踵而至,本就活不下去了,朝廷不僅不賑災,還加派遼餉、剿餉和練餉等所謂三餉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兒孫圳東又忍不住了:“瑪德,這不是官逼民反嗎?左右都是個死,若是我肯定就反了,既然官僚地主有錢,那就去搶他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聽我說完,后來朝廷又為了縮減開支裁撤了驛站,使本就茍延殘喘的數十萬驛卒成了無業游民,李自成當時就在陜西米脂縣銀川驛當驛卒。

    走投無路之下,李自成與當時早已成規模的其他幾伙兒起義軍匯合,振臂一呼,從此九州崩裂。

    唉,這雖然不能完全怪崇禎,這小子當時不過十幾歲,但這鍋還是得他來背,沒法子,誰讓他是亡國之君呢?”

    陳平說到此臉上說不出的惋惜,這一點也沒能逃脫孫圳東的法眼:“一手好牌打成這鳥樣子,你還惋惜個啥?改朝換代也是活該!”

    陳平也不反駁,他性格平和一般很少生氣,見老友如此奚落他,也只是看了一眼孫圳東,意味深長的道:“改朝換代就真的好嗎?如果你來選擇,是愿意站著死,還是跪著生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孫圳東語塞。

    他想脫口而出肯定選擇站著死,但隨即又覺站著說話不腰疼,古語有言好死不如賴活著,真到了那個節骨眼,又有幾個人有勇氣慷慨赴死呢?

    轉念又一想,孫圳東才明白了陳平的意思,敢情老陳說的是接班的清朝吧!

    留發不留頭的典故他還是知道的,想活著就得剃頭,想活著就得跪下叫主子,哪怕是剃成只在后腦勺留下銅錢大小的的老鼠尾巴。

    漢家子孫自然不肯屈服,所以才有了揚州十日、嘉定三屠,才有了廣州大屠殺、昆山大屠殺、川蜀大屠殺……

    短短數年時間里,清軍鐵蹄所過之處,彌望千里,絕無人煙,人口少了數千萬,再加上土豆玉米等高產作物終于得以推廣,這才有了所謂的康乾盛世。

    但同時漢人的腰桿再也挺不直了,想起那段歷史孫圳東心里憋屈的慌,他站起身來望著前方的寶頂道:“哼!如果非要選擇,我既不想跪著生,也不要站著死,我要活下去,站著活下去!”

    雪崩的時候,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,他知道在那樣的環境里,個人根本無法獨善其身置身事外,他的態度一直很清晰,那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,只有抗爭才有機會改變不公的命運。

    面前的寶頂直徑約四百米,依山勢高低起伏,下砌巨石,上用明磚壘筑,對面的石壁上還刻有‘此山明太祖之墓’七個大字,字跡模糊不知歷經多少歲月。

    “咱倆認識也二十多年了,你還是這性格,都過去幾百年了,你就算再不甘又有什么法子?還能穿越過去不成?”陳平說罷也跟著站了起來看向諾大的寶頂。

    兩人本就是同村里一塊玩泥巴長大的發小,之后考入同一所大學,又很湊巧的都得到了留校任教的機會。

    陳平是歷史專業,前幾年剛評上了歷史系副教授,專攻國史。

    而孫圳東則是外語專業,還是個外語狂人,這些年在校內不僅帶著英語課,還兼職教授西班牙語、法語和俄語,同時對蒙古語、日語等語系也多有研究,以至于剛步入中年頭,最近看了不少小說,據我統計,打雷的時候穿越的幾率最高。”孫圳東抓了抓頭頂上稀疏的毛發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最好去買根避雷針裝頭上,逢陰天下雨就去樓不定啊真能穿越。”陳平難得的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孫圳東自然知道陳平是在開玩笑,不過他也不生氣,順著話題道:“老陳,如果真能穿越的話,你想去哪個朝代?”

    穿越小說看的多了,孫圳東對這個話題興趣很濃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明朝了,你呢?”陳平幾乎沒有猶豫,十分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他研究國史研究了大半輩子,知道不論哪個朝代都有貪污腐敗和壓迫剝削,但最讓他欣賞的仍舊是明朝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漢家子孫驅除蒙元,方有大明三百年江山,論得國之正,無出其右。

    三百年來明朝歷經無數次外敵入侵,但始終恪守不納貢、不稱臣、不和親、天子守國門、君王死社稷的祖訓,直到崇禎上吊自盡都未曾屈服過,其頭鐵的程度足以令猛男落淚。

    孫圳東聞言不屑的鄙視了一下老友道:“你可得了吧,就你這身板,穿越過去估計活不了三天。”

    說完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接著道:

    “不過啊,我最近看了一本小說,穿越的年代還真就是明末,那本書的男主角竟然是帶著ak過去的,看誰不順眼照著他就是一梭子子彈。

    如果你也有一百把ak,說不定能多活幾天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說你也信,打打殺殺算什么,如果真能穿越過去,我定然選擇入朝為官,由上而下進行一次轟轟烈烈的改革,讓大明脫胎換骨,讓百姓有飯吃,讓中華民族重新屹立東方,傲視歐羅巴列強。

    穿越本身就已經匪夷所思了,還想帶著槍去,那作者怎么不上天呢!”陳平說完自己的想法后調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能穿越過去,指定造反啊,反正大明都爛透了,咱這輩子只跪父母,才不去捧朝廷的臭腳。”

    兩人一邊埋怨著工作上的不如意和生活上的坎坷,一邊調侃著那個帶著ak闖明末的沙雕作者,渾然不覺天空的云層越來越深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,老陳,天怎么突然就陰了?”孫圳東抬頭望了望天空皺眉道。

    只見天空陰云密布,怪風陣陣吹得古樹來回搖擺,驚慌失措的知了撒著尿四處奔逃,那烏云越來越黑越來越低,向著二人面前的寶頂匯聚而去。

    “日了狗了,這什么情況?”孫圳東眼睛瞪得賊大,看了一眼陳平,發現他也是滿臉的驚恐。

    二人昨晚還專門看了天氣預報,明明今天沒有雨,雖然現在是六月天,都說六月的天是小孩兒的臉,可這變得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正待這時,寶頂之上突然電閃雷鳴,如同末日來臨般。

    “人……寶頂之上有人!”陳平結結巴巴的望著寶頂方向道。

    只見在閃電的強光之中,寶頂上的烏云里分明站著三個人,三人看起來并無實體,就那么虛無縹緲的站凌空站在寶頂上,為首的老者似乎還在向著陳平二人的方向微笑。

    “老陳,我說跑咱倆就跑。”孫圳東當然也看到了寶頂上的異象,雖然看不太清面容,但從穿著上看,為首的老者很可能就是孝陵的主人。

    他隱約還看到了老者身后的兩人頻頻點頭,似乎還彎腰遞給了老者一件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難道是剛才跟老陳吹牛逼被人家給聽到了?孫圳東心道,剛才他倆在人家墳頭一頓比劃,還調侃了人家子孫。

    天吶!老子以后再也不吹牛逼了,孫圳東心亂如麻,他不想打草驚蛇,又擔心老陳反應慢,專門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跑啊!”孫圳東嗷了一嗓子,抓著陳平的胳膊就要朝外跑。

    然而兩人沒跑出幾步,發現腳下輕飄飄的,似乎有什么力量將他們吸向寶頂的云團,二人驚恐萬分想高聲呼救,卻發現嗓子如同啞了般根本無法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這時兩人腦海中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

    “嘿嘿,好不容易碰到個通曉歷史的人才,怎的能讓你跑了,在下頭就聽到你們的對話,既然你們真想回到大明,那么就如你所愿!

    這里有伯仁和天德送給你們的禮物,去大明發揮你們的余熱吧,祝你們好運!”

    說完,孫圳東只覺身體被卷入一個詭異的蟲洞,身體在不斷的下沉,他想扯住陳平的手,但陳平已不知被卷到哪里,他的腦袋一片暈眩,之后便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e……好像出了岔子呀!剛才其中一個小子似乎有造反的傾向?

    唉!罷了罷了,兒孫各有兒孫福,就這樣吧!”老者念念叨叨的嘆了口氣,揮了一下手,三人隨即也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寶頂上空的烏云瞬間散去,古樹也恢復了平靜,夕陽也從縫隙間冒出了半個頭,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。

    “啊!鬼!有鬼!”

    蹲在一片草叢后的景區巡視員馬大爺大叫一聲、如喪考妣、張牙舞爪、驚慌失措的向景區保安亭跑去……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网上买福利彩票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百度时时彩开奖表 极速赛车跟秒速赛车 贵州十一选五全部查看 极速飞艇app注册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江苏快3奖金 配资公司配资网站 广西11送5开奖结果 江西省新十一选五 安徽福彩快3开奖查询 浙江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淘宝天天红包赛一般多少钱 佳永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|国家认证的正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