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因為一個饅頭

    聲音很快傳到了院子門口,隨著門咯吱一聲想,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探進來一個頭。

    “顧閻王!”辛一博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辛二蛋,原來是你們倆,施老三,過來吧,自己人。”顧閻王向外頭招了招手,大咧咧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片刻后,被稱作施老三的人也跟了進來,這人年紀估摸著比顧閻王還大,只是二人站在一起非常的不搭,就像胖頭陀和手頭托一樣。

    施老三進了院子后仍舊探頭探腦的,聽到一點動靜就變得很機警,一看就是膽小怕事之人,見到戰云二人趕緊點頭哈腰的問好,反倒是顧閻王愣了片刻才明白院子里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這兩個官軍都是你們倆殺的?”顧閻王一臉的不可思議,反而施老三沒有表現出驚訝。

    “不,都是我狗哥殺的,我們倆準備離開了。”辛一博拍了拍戰馬冷靜的道。

    人就是這樣,第一次殺人時總是心驚膽戰的,但殺第二個人時就會變得冷靜許多,辛一博雖然沒親自動手,但抬尸體時也已經習慣。

    戰云沒有說話,而是緊緊盯著顧閻王和施老三的眼睛,但凡讓他在二人眼中看出貪婪,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。

    才一天時間,他見識到了底層農民遭受的壓迫和苦難,也見識到了農民一旦搖身成為首領所暴露的肆無忌憚的貪婪,更見識到了剛才戰場上血淋淋的屠戮。

    這里,沒有什么人情,要活下去,就要狠,哪怕他不想,但是他不能不這樣。

    他要或者,還要找到老陳,然后跟他商量怎么回去,才來一天戰云就確信,他一點都不喜歡這里。

    可是他并沒有從兩人眼里看出什么,但手里的槍口卻始終對著顧閻王,辛一博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右手慢慢的放在了刀把上。

    “戰云兄弟,俺倆跑不動了,幫幫忙,俺倆不想交代在這兒。”顧閻王收起了與辛一博爭執時的囂張,拱了拱手對戰云道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再叫戰云為戰狗子,而是喊了名字。

    莫看顧閻王大咧咧的,其實一點也不傻,屋子里兩居官軍尸首都是胸前中刀,并且一刀斃命,這說明什么?

    說明戰云絕對不是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,而戰云身旁站著的辛一博腰間也配著刀,反觀他和施老三,只有他手里拎著個破木頭。

    他有把握將辛一博打倒,但卻對戰云心里沒底,戰云坐在磨盤邊越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,顧閻王就越忌憚。

    至于施老三,他一直都沒把施老三當做過戰斗力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一匹騾子嗎?”辛一博問道。

    “唉,剛逃的路上遇到了張家娘子,施老三這個蠢貨好死不活的將那騾子讓給了張家娘子,你們若不肯幫忙,就離去吧,咱不怨你們。”

    顧閻王看出二人都很警惕,他似乎也明白,這樣的情勢這樣的境遇,除了自己和身邊的兄弟,千萬別指望別人幫忙,不背后捅刀子就不錯了。

    “你為何帶著施老三?”戰云終于還是開了口,但問的問題有點不著邊際。

    施老三一聽問起了他,縮了縮頭沒吭氣。

    “咳!還不是吃了他的饅頭,咱答應要護他周全,咱說話算話。”顧閻王毫不遲疑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幫你,你跟一博去將馬都牽到屋子里,別出來,施老三留下。”戰云收回了盯著二人的眼神,直接對著眾人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顧閻王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因為一個饅頭。”戰云并沒有解釋太多。

    戰時優柔寡斷是大忌,戰云判斷二人的秉性也很簡單,顧閻王肯為一個饅頭在生死關頭帶上施老三,就足以證明是個守信的人。

    而再看那施老三,唯唯諾諾、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,剛才戰云才剛一說讓他留下來,這廝差點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在這強者為王的年頭,沒人會肯會這么一個人放棄更多的逃生機會。

    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,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“咱留下來幫你吧?一個兵咱還是不在話下的。”顧閻王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中,除了有些神秘的戰云外,能看的也就是他顧閻王了,他十分不解戰云為何選擇讓膽小如鼠的施老三留下。

    “他比你有用,趕緊的,別墨跡。”戰云眼見著遠處來了個騎兵,趕緊示意二人進屋。

    顧閻王不再多言,看了一眼辛一博牽著馬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狗哥,你小心點。”說完辛一博也拎著戰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施老三也看到了越來越近的大明騎兵,眼見二人進了屋子后,施老三兩腿抖的跟篩糠似的,他努力的克制著不讓自己顯得太狼狽,可神經已經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“施老三是吧,發揚你的本色吧,不用掩飾。”戰云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之所以留下施老三而不是顧閻王,是因為相比于顧閻王的高大身材和不怕死的氣勢,施老三的怯懦更能引得敵人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施老三是真的害怕,本色出演的他聽了戰云的話再也站不住,兩腿一歪如同一個女人般歪坐在了戰云身前三步的距離。

    也是這個時候,就如同套娃般,那個騎兵拎著戰刀就進來了。

    他首先看到戰云腿上受著傷,而后又看到嚇的臉色發白的施老三,戰云就那么靜靜的看著那騎兵沒有動,施老三出于本能的恐懼努力的想往遠處躲,可怎么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這本色出演的演技,足以令后世的蔡吳涵汗顏,即便是再心思縝密,也會在施老三面前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騎兵冷笑著走過來,一句話也沒有多說,拎起戰刀就要結果施老三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一聲槍響,在施老三被嚇死之前,騎兵的身體無力的倒在了他的身上,血水順著衣甲流得施老三滿身滿臉都是。

    “不許叫!”戰云瞪了一眼施老三,出言喝止了施老三。

    施老三半張著嘴,他驚呆了,一是戰云手里的恐怖武器,二是身上的死尸,最終頭一歪嚇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戰云兄弟好武器!”顧閻王聽到了巨響還倒是外頭發生了意外,出了屋子才發現那騎兵已然死去,不由得夸贊道。

    “還差一匹馬,快將這尸體弄到屋子里去。”戰云道。

    “施老三呢?他暈過去了。”顧閻王猶豫了一下問道,想著施老三暈過去了,總輪到他來幫忙了吧。

    “不用,施老三就躺在這兒就成,快進去吧。”戰云催促道。

    顧閻王心里郁悶,他十分得意的武力竟然連一具尸首都不如,這讓他有點沮喪,一聲不吭的提溜著死尸的一只腳進屋,而辛一博早就熟練的將馬也藏好。

    槍真是個好東西啊,戰云撫摸了一下黑曜石般的槍身,有些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坐在那兒等了足有十多分鐘,就在戰云失去耐性的時候,人來了。

    可戰云一點都沒有感覺興奮,因為這次一下子來了一隊人。

    ……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江西11选五5开奖官网 广西11选5计划专家 甘肃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黄金股市行情 安徽11选5玩法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2019年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 排列五杀号定胆彩宝贝 福彩3d定跨度精准方法 五分pk10免费计划软件 福彩3d预测分析汇总 澳洲快乐8数据分析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 彩票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快三技巧稳赚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