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老子不是戰五渣

    “準了,顧娘子英武,你只需堅守半個時辰,待回來我為你擺酒慶功!”李自成沉聲道,同時也略微感到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紅娘子雖然一介女流,但不論是膽識還是見識都非他軍中其他將領能比,可目下這局勢他也不能惜人,若再因選人斷后問題吵起來,那可真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戰云心中也是一陣不爽,覺得自己這女領導太笨,同時也終于知道原來女領導真名姓顧。

    “末將定不辱命!”說完,紅娘子十分干練的帶著親兵想著自己的隊伍而去,當然也包括戰云。

    紅娘子的五隊經過整編如今共有戰兵一千六百多人,而屁股后頭的盧象升卻至少有六千人,這幾乎是必死的局。

    戰云本來有機會跑路的,但也不知怎么的,看那紅衣女子孤零零的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用跟來,你身上有傷,況且還有大事要做,大戰一起我沒精力護著你。”紅娘子見戰云追了上來,勸道。

    “嗐!我堂堂七尺男兒,何須你一介女子來護著,到時指不定誰護著誰呢!”戰云本想欣然應諾,但話到嘴邊卻又逞了強,一說完他就在心里大罵自個心太軟。

    “好!我果然沒看錯你,若能脫離此難,我會向闖將大人力薦你為老管隊,駕!”說完紅娘子就騎馬奔向官軍。

    老管隊是掌盤子以下最大的將領,李自成手下大將劉宗敏、袁宗第、李過包括紅娘子皆是老管隊。

    不過戰云根本不在乎,道不同不相為謀,在紅娘子的幫助下,這些天他幾乎已經尋遍了整支起義軍,陳平倒是尋到好幾個,但沒有一個是前世的老陳,他最近就打算離開起義軍了。

    戰云嘆了口氣,招呼顧閻王三人也拍馬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云關外,外營的尸首遍地,盧象升的天雄軍越戰越勇如入無人之境,直到紅娘子率兵趕來,才阻擋住了官軍的攻勢。

    紅娘子身著一身鮮亮的盔甲沖在最前方,她手執一桿長槍,奔襲之下只一個斜刺就將一個官軍斬落馬下。

    但她的裝束太過不同,還是個女人,任是官軍再傻也知道這女子在起義軍中的定然非泛泛之輩,沒過多久紅娘子就被一群官軍圍住了。

    但這正中了紅娘子下懷,她左沖右突,時而扭頭回身背刺,時而從身上摸出飛刀猛的擲向敵人,甚至左手一用力,直立著站在馬背上殺敵,這等馬技與武藝直看得戰云兩眼發直。

    他是做夢也沒想到,前些天聽他吹牛逼的姐姐竟然這般生猛,怪不得人家剛才還說護著他,跟這位比自己估計也就是個戰五渣。

    好在他并不靠這個。

    少傾,紅娘子的幾十個親兵如同計劃好了似的,直接給那十幾個官軍來了個反包圍,沒出半刻鐘就將十幾個官軍全部斬殺。

    而后紅娘子又變成了孤身一人,戰云看出這可能就是紅娘子的戰術,畢竟不論她怎么掩飾,一個女人身著盔甲總是會被認出來。

    但紅娘的兵還是太少了,即便白云觀外道路狹窄,可也抵擋不住源源不斷沖過來的官軍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紅娘子身邊的人越來越少,到了后來,一直在后頭劃水兒的戰云也不得不讓顧閻王幫忙。

    “紅姐,你快退下歇會兒吧,我讓顧閻王接替你。”戰云冒著風險騎馬到紅娘子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紅娘子連殺七八個人,身上已經盡是鮮血,同時額頭汗水琳琳沾惹的長發也緊緊貼著了臉頰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戰士們都瞧著我呢,我若退去,大軍就無法安然撤退!”紅娘子說完大喝一聲一槍將一個騎兵挑下馬去。

    “你快退下,讓顧閻王護著你,刀槍無眼,你不要命了!”紅娘子嗔怒道,果然,在她眼里瘸了腿的戰云連戰五渣都不是。

    顧閻王拎著戰刀與一壯碩的官軍首領戰在一起,二人你拼我砍殺得酣暢淋漓,顧閻王和那首領皆是毫無懼色。

    “我乃鄖陽游擊賀人龍,你是何人,有這般武藝,為何從賊?”二人喘息之間,那官軍首領自報家門,竟是生了招撫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爺爺我是顧閻王,專門收你們這群欺負百姓的官軍狗頭!”顧閻王哪里肯聽這人聒噪,情急之下罵官軍連帶自己都給罵上了。

    “顧閻王,你特娘的別打了,過來保護狗哥!”辛一博用戰刀架住偷襲過來的官軍,沖顧閻王大吼道。

    上次隨起義軍破均州時,戰云沒少搜羅均州城大戶人家的廚房。

    現在他的乾坤袋里什么臘肉、白面饃饃、擺的滿地都是,最關鍵一點是戰云發現這神奇的乾坤袋內,東西竟然不會變質。

    這二十幾天顧閻王三人可享了福,連帶著本來瘦了吧唧的辛一博身上也有了肉,可砍人時辛一博能指望的還是顧閻王一人。

    施老三這廝膽子太小了,緊緊的跟在戰云身后連頭都不敢冒,施老三很聰明,他知道戰云有件很厲害的火器。

    這時,前方又奔襲來一隊官軍,這隊官軍軍容整齊,領頭的乃是一白面武將。

    此人身材修長,劍眉斜指,目光如炬,一身暗色鎖子甲,再加上那平淡而又親和的表情,讓人一看就生出一身正氣的感覺。

    其胯下一匹棗紅色駿馬,額頭如鬼斧天工般竟生出一撮閃電般的白毛,除額頭外,整個一渾然天成,端的是匹好馬。

    這隊人在陣前只停留了片刻,就徑直的朝著紅娘子的方向奔來,戰云心中大驚,想來這廝就令張獻忠等人聞風喪膽的盧閻王了吧。

    紅娘子不知大敵將至,仍舊處于一小撮官軍的包圍中,盧象升抽出戰刀單騎在前沖入陣中,長刀左右開闔,片刻就將兩名親兵斬殺。

    紅娘子這時才發現來人,隨即拎著長槍與盧象升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老管隊,下令撤退吧,兄弟們死傷慘重,再不撤咱們五隊就完了!”親兵隊長馬平一身血污的跑過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告訴兄弟們,只要再撐半刻鐘,回去我向掌盤子請示,每人賞銀十兩,啊——”紅娘子一分神被盧象升尋到了破綻,左胳膊隨即中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老管隊!”馬平大喝一聲,迎向盧象升,可僅僅兩三回合就被盧象升刺中了左肩掉下馬來,隨即被盧象升的親兵斬殺。

    紅娘子見狀知道五隊已經到了極限,隨即下令且戰且退,但盧象升不依不饒,領著一隊親兵死死的咬住五隊的人不放手。

    戰云看紅娘子受了傷,對那盧象升僅存的好感也沒了。

    “盧象升,你再追莫怪我不客氣了!”戰云掏出手槍對準了盧象升,邊跑邊對著盧象升吼道。

    他本來不想插手起義軍和官軍之間的戰爭,戰云眼光長遠,知道漢民的敵人在關外,在那白山黑水之間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紅娘子也好,還是面前的白面將軍盧象升也好,打仗都是一把好手,若是齊心協力用來打建奴,哪里還有野豬皮什么事兒?

    可眼下到好,大明內部打的一團糟,放任通古斯人在后方瘋狂暴兵,聽說這陣子又在垂涎漠南盟古的諸多部落。

    真是一盤好棋,被朝廷玩的稀巴爛。

    但這盧象升也忒過分了,女領導這都下令撤退了,盧象升還是不肯給條活路,讓戰云心里竄起一股火兒。

    盧象升正快馬追著,突然被戰云吼了一嗓子似乎有點懵,但戰云這么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又怎會令他分心,盧象升以刀背驅馬,追的更緊了。

    砰——見盧象升根本沒把他的話當回事,戰云開槍了。

    雙方離得并不遠,隨著一聲槍響,盧象升墜下馬來。

    老子不是戰五渣,跟你說了不要再追,戰云吹了吹手槍口的一律青煙,心道。

    “巡撫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將軍大人!”

    紅娘子后方隨即傳來官軍的陣陣驚呼……

    ……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澳洲快乐8平台 甘肃快三正文今日推荐号 福建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配资网站打不开是不是被骗了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手拿葫芦也是八是什么生肖 秒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快三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湖北快3走势图012路 福彩3d助手专业版 海南4 1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二十期 黄大仙六肖期期准免费 北京pk拾怎么玩才会赢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