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抉擇

    出了隴州又狂奔了小半個時辰,確認后頭沒有任何人追蹤之后,戰云扯住韁繩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身后的三個跟班,辛一博滿頭大汗但卻一臉興奮,就好像剛出籠的鳥一樣。

    顧閻王咕咚咕咚的往肚子里灌著水,說來也怪,出了寶雞后,戰云就沒看到那場大雨的一絲痕跡,正是酷暑時節,天氣火辣辣的,土地都龜裂了。

    施老三則戴著個竹制的草帽,正四處的張望著,也不知道是因為警惕,還是因為惆悵。

    戰云尋了一處樹蔭翻身下馬,隨即不斷的從身上掏銀子,顧閻王看到后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同時戰云發現后世電視劇都是騙人的,隨隨便便就把數百兩銀子裝身上,事實上面前的三堆銀子總共也不過六百兩,但卻足足有五六十斤。

    “離開起義軍是我的決定,我要去的地方很遠,也很危險,甚至可能送命。”戰云一點沒避諱自己的詭異之舉,很慎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,我不勉強你們,地上是六百兩銀子,若想自謀生路,可取二百兩,從此你我山高路遠,各自一邊。”戰云又道。

    兩百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,若是放在和平年月,一兩銀子省著點用足可以讓三口之家用一個月。

    現在周圍只有他們四人,戰云再不用擔心有人會威脅到他,同時這也是戰云對他們的一個考驗。

    “狗哥,自打從村兒里出來,咱倆就發了誓的,不混出個人樣來絕不回去,你是要成大事兒的人,刀里來火里去,俺辛二蛋這輩子跟定你了。”辛一博聞言毫不猶豫的道。

    這話是他發自肺腑,戰云也沒有任何懷疑的點了點頭,之后看向顧閻王。

    “看俺干甚,你都說了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咱家人都死光了,就剩咱自個兒,光棍一條死了也沒人在乎。

    戰云,咱以后跟著你混,有危險咱替你扛著,就是有一點,若是咱死了,你得給咱料理后事,活的時候沒風光過,死了你得讓咱風光一下。”顧閻王說完連看都沒看地上的銀子,單膝跪倒在戰云身前。

    戰云知道顧閻王也是個直性子,立即將他扶了起來,而后看向施老三。

    這人膽小如鼠,卻總能化險為夷,在起義軍里掙扎了兩年竟然活的好好的,戰云一直有點摸不透他。

    “俺膽子小,顧閻王救過俺的命,戰云老弟也救過俺的命,俺這輩子能被人救兩次,值了。

    俺也要跟著你們,倘若下次遇險,不用管俺就是了,俺誰都不怨。”施老三結巴了一下,表達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施老三似乎也很痛恨自己的怯懦,但這玩意兒就跟恐高癥一樣,不是你想反抗就能成功,即使你已經很努力了。

    施老三說完,也朝著戰云行了大禮。

    “既然諸位看得起我,我戰云也在此立誓,前路漫漫,只要諸位不負我,我許你們一個波瀾壯闊的人生。”戰云十分平靜而又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他沒有說什么帶著吃香的喝辣的,那些太俗,他要做的事太過駭人,為生民立命,為天地立心,穿越一趟不容易,要活就活得轟轟烈烈的。

    但他沒敢對三人說,如今萬里長城才剛剛踏出第一步,說太多也沒用,能每天都讓他們吃上飽飯才是最實際的。

    戰云收起了地上的銀子,并最終將自己的一部分秘密告訴三人,當然仍舊是以托夢的方式。

    但與當時跟辛一博說的不同,他只言那老道傳授了一個道術給他,可將物品納入虛數空間,據為己用,并解釋了剛才取銀子就是利用了這個道術。

    這不由顧閻王和施老三不相信,戰云當場就展示給了他們看,并告訴他們虛數空間內已經儲存了不少糧食,這是他們以后的本錢。

    之所以將這部分秘密告訴他們三人,是因為之前他就展露過,現在不過是主動解答他們的疑問罷了。

    況且以后取放物資時還需要自己人幫忙,現在提前告訴他們,也算是對他們忠誠的一種報答。

    果然,當得知戰云身上就藏著五十石糧食后,顧閻王和施老三的臉上都樂開了花。

    這年頭銀子不值錢,大災之年,有銀子都不見得能買到糧食,糧食才是一切,只要有糧食,就能找到人為你賣命,這一點都不夸張。

    在戰云的帶領下,四人從隴州騎馬一路東,五日后抵達白水,并打算從這里開始,建立自己的班底。

    戰云之所以選擇這里也是經過慎重考慮的,白水縣毗鄰澄城,在陜西眾多遭了災的貧困縣里,此二城名列前茅,可以說是整個北方的一個縮影。

    天啟七年和崇禎元年,澄城和白水先后爆發起義,也因此拉開了明末農民戰爭的序幕。

    白水王二、府谷王嘉胤、安塞高迎祥、延安張獻忠、米脂李自成,皆是有樣學樣,可以說,白水和澄城就是所有起義軍的起點。

    總結起來就是一個字,窮!說窮的吃土一點也不為過!

    姥姥不疼舅舅不愛,張獻忠他們懶得來,朝廷官員也懶得管,畢竟沒有油水。

    但這正如了戰云的意,他需要這么一個法外之地,來完成穿越以來的第一次征兵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日頭灼燒著早已干涸的土地,白水城城門口空無一人,透過空洞洞的門洞往里瞅,戰云仍舊沒有看到一個行人。

    這是個被蒼天遺忘的縣城。

    走近了戰云才發現,城墻外的一角還是有人的,兩個骨瘦如柴的男子神神秘秘的,似乎在煮著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二位這是打著了什么野味兒嗎?可否給我嘗嘗?我可以付銀子。”戰云下了馬后微笑著過去套近乎,想問問白水城內的情況。

    但這二人看起來極為戒備,同時看著幾人騎馬而來,等著無神的雙眼顯得很懼怕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必害怕,我只是路過,你看我真的有銀子。”戰云還當二人不相信,直接取出一塊碎銀子遞給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沒敢接銀子,唯唯諾諾的取過一個破碗,舀了一碗湯遞給戰云。

    “忒!那可足有一兩銀子,怎的也不給我家少爺撈塊肉吃?讓我來!”顧閻王說完一把奪過那瘦子,并將其推在了一邊。

    他左手端著碗,右手拎著把破勺就要去鍋里撈肉,一勺子卻只提上來一根骨頭。

    那骨頭足有半尺來長,沒有牛骨粗壯,卻又比羊骨略長,骨頭白粼粼的只有尾部沾了些肉,施老三眼尖,一看到那骨頭就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“少爺,那是個小孩兒的骨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求推薦票,求打賞啊,到底有沒有人看?連個章評都沒得,就是罵我兩句也算啊?

    你們不說話,哪里寫的不合適,我也不知道怎么去修正,真的是……心累啊!
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四川快乐十二一天一共多少期 一肖中特 8开头的股票是什么 一定牛河北十一选五彩票 大乐透出号绝密算法 pc幸运28技巧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股票推荐书籍 吉林快3官网下载 宁波股票配资公司 青海十一选五20分开奖助手 幸运赛车投注 广西快乐双彩技巧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路线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